英文版 English / 首頁 Home / 網站地圖 Site Map / 聯繫我們 Contact Us / 會員專區 Member Area 
 >>精博刊物/精博知訊

精博知訊2020年06月號 第94期

 
本 期 熱 門 文 章
 境外公司功能為何,為什麼如此普及?
 洗錢防制法下金融操作注意事項
 境外公司取得稅籍編號之思維與效益
 資產管理型公司操作的注意事項
 境外公司股權傳承規劃
 CRS規範之下境外資金的困境
 台商應關注大陸新外商投資法的哪些新規
 
 
境外公司功能為何,為什麼如此普及? 
『Tax Haven (庇護港) 』不是『Heaven (天堂)』
文/精博國際顧問總經理 龔峻立
  境外公司的操作在國、內外的企業界已經盛行數十年,使用境外公司者包含政治人物、商人、企業、運動員、影星或投資人等,其中一個重點優勢是運用境外公司保護他們資產與稅務規劃。但近年因為巴拿馬文件的醜聞,使媒體與社會突然對境外公司議論紛紛,甚至遭受抨擊,時常聽到的攻擊在於這些低稅率、零稅率的境外公司註冊國,造成部份國家因為稅基流失導致財政失衡。
  事實上,這些境外公司註冊國並非單純因為低稅率、零稅率而被廣泛使用,若真是因為零稅率而受廣泛使用,則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哥斯大黎加、巴布亞紐幾內亞、阿爾巴尼亞等等皆為"零"企業所得稅的國家(依OECD資料記載)也應該被廣泛使用,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境外公司註冊國之所以被受歡迎是因為三大要件:低/零稅率、法律的保障(高度法治)、隱私保護。
  1. 法律的保障從立法過程就開始,法規高度中立,在立法過程中並不會偏袒任一團體和立場,更不受政治左右。而在執法上,也是高度法治,一切依法行事,並不會因為透過認識法官的關係、高官由上往下施壓、或媒體/民意壓力,而改變依法行事的精神,更別說行賄,此項特點讓企業在進行跨國投資中降低了許多風險。
  2. 高度的隱私時常被誤解為不透明,常見迷思以為公開就等於透明。某些國家(包含我國)工商登記的資料是公開,但並非透明,因為實質受益人的資料並不存在,甚至沒有查證機制。以近期美國FDA(食藥署)醜聞為例(註1),FDA雖都有將廠商資料公開,但是因為FDA並不負責查證,導致公開的資料並不正確,更鬧出刊登一家根本不存在的公司。近年因為國際間對於防制洗錢的要求,許多境外公司註冊國也成功打造出透明又兼顧隱私的法律框架,每個境外公司都需要由註冊代理人查證實質受益人,但不公開,視為隱私,高度保護。只有在罪證確鑿,透過完整的法院程序(例如達到司法互助要件),才會提供資料,供打擊犯罪,而近年最常見的就是打擊恐怖主義活動。
  3. 法律的保障(高度法治)、隱私保護提供完整的資產保護。身在亞洲的我們周遭環境相對較為安全,可能較無法感受到”法律的保障(高度法治)、隱私保護”所帶來資產保護的重要性。在世界上有些政治人物、商人、企業、運動員、影星或投資人需要擔心政治迫害、綁架、撕票、勒索、甚至資產受到控制無法匯出國家。舉例墨西哥、南美洲等環境惡劣,綁票猖獗,時常發生公家機關洩漏個資給毒梟。如辛巴威的政治迫害使個人資產毫無保障,去年黎巴嫩政府一度禁止交易員和貨幣兌換商將大量美元匯出境外,高度的外匯管制導致黎巴嫩人民資產無法離境;而瑞士的銀行產業在世界大戰期間能快速成長,主因就在於第二世界大戰期間,政治迫害及私有資產充公頻繁,瑞士的銀行產業成為戰亂難名的庇護港。
  這些對於資產的威脅,在亞洲的我們確實無感,但去年與今年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與國安法事件的可能動盪導,開始讓部分人民感受到資產遭受威脅,以致資金出走尋求更安全的庇護港。
  國際組織中如OECD對於像開曼、英屬維京群島這類的註冊國,正式的英文名稱是Tax Haven,在此Haven是指庇護港,但在翻譯上卻被廣泛翻譯成天堂(Heaven),造成國內對於開曼、英屬維京群島的認知是天堂,非庇護港(註2)。
  2013年曾經有意推動澎湖推動設置自由經濟示範區,其中一個主張是打造澎湖為亞太「開曼群島」,但這個主張忽略開曼的成就是源自於Haven(庇護港)的低/零稅率及法律的保障(高度法治)、加上隱私保護三大要件,並非只是「Heaven(天堂)」。澎湖若只規畫”免稅”,是不足以將造澎湖打造成開曼的。
  建議國內的企業或投資者應該要正名!多一個「E」,意思差很多,把Tax Haven的真正意思正確翻譯,不要再錯誤的稱作「免稅天堂(Heaven)」,才能正視庇護(資產保護)的效果,更能發會這些境外公司的功能!
(註1):2020新冠肺炎引爆美國媒體追查不合格的N95口罩的問題,結果爆出多達1300家中國醫療器材公司賣醫用品(包含口罩)到美國,雖然都有依規定在美國FDA(食藥屬)登記資料,但所登記的在美國代表都是同一個美國公司CCTC Service Inc,經美國媒體追查發現該美國公司並不存在,電話地址居然是一戶民宅,而該民宅主人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有1300家中國醫療器材公司登記在他家。而當美國媒體追問FDA為何在FDA網站刊登,FDA並未正式回應,僅跟美國媒體說明FDA是依規定公開廠商提供的資料,供大眾方便查詢,並不代表FDA有查證。上述一事在2020年6月報出,案件仍在持續發展
(註2):李嘉誠的一號仔(香港上市代號1號)的長江實業,在2015年3月18日從香港註冊改為在開曼註冊,部分媒體報導李嘉誠逃往免稅天堂(heaven)。但若以英文用詞的正確含意,應稱李嘉誠尋求更安全的庇護港(haven),不是嗎?
 
 
 
洗錢防制法下金融操作注意事項
 
文/精博國際顧問副總經理 吳藺圃
  有鑑於近年國際洗錢與資恐事件頻傳,台灣過去洗錢防制落後於國際標準甚遠,為因應2018年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sia Pacific Group on Anti-Money Laundering, 簡稱APG)來台進行國家評鑑,台灣為了健全防制洗錢體系,陸續完成《刑法》、《刑事訴訟法》(擴大其沒收及保全扣押新制)、資恐防制法以及洗錢防制法修正案等,並於106年3月成立「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統籌國內洗錢防制整體工作,目的為將台灣打造成一個與國際接軌、金流有序、評鑑優良的反洗錢典範國家。
  台灣過去面臨防制洗錢不彰的問題相當嚴重,例如:人頭犯罪、吸金案、人肉運鈔、跨境電信詐欺等犯罪行為打擊效果不佳,反映了執法機關及邊境查緝的困難,106年全新洗錢防制法上路後,主要著重在斷金流來遏止犯罪發生,並追查犯罪所得,提升了洗錢犯罪追訴的可能性,也增強台灣洗錢防制的體制。然而台灣洗錢防制的重點並不僅僅是著重在一般人民及企業,同時也加強審查PEP(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政治職務人士),著眼於財務處理上的密切關係人是否與該重要政治人士有財務往來及處理關係,除此之外也針對其家庭成員,包括一親等直系血親或姻親兄弟姊妹配偶及其兄弟姊妹相當配偶之同居伴侶,加強審查,已達樹立清廉政府形象。
  在銀行操作部分,依照國際慣例,銀行存提款或換鈔超過50萬必須審查及申報,國際標準對於臨時性交易金額超過指定門檻15,000美元/歐元時,銀行需要對客戶進行審查及申報,並留存客戶資料,以達透過金流管理有效杜絕金融犯罪之目的。另外除金融業外以下這些非金融從業人員也都需要加入洗錢防制行列,如律師、公證人、會計師、地政士、不動產經紀業、銀樓業等非金融從業人員,因為他們為其客戶提供不動產交易、資金管理、證券或其他資產相關交易的服務,這些非金融從業人員察覺異狀必須通報,以杜絕犯罪行為的發生。
  最後在政府加強邊境查緝管理方面,在出入境時一般旅客可攜帶現鈔限額為新台幣10萬元、人民幣2萬元、等值外幣1萬美元,有價證券總面額等值1萬美元,黃金價值2萬美元,超逾自用目的之珠寶、白金總價值新台幣50萬元都須依法申報。超逾限額未申報或申報不實者,將沒入或處以罰鍰;以貨運、快遞、郵寄等方式運送者亦同。在洗錢防制法修正案實施後,政府展現打擊洗錢及經濟犯罪的決心,金融操作上增添許多應注意事項,國人應多加留意,避免誤觸法令造成不必要的罰則及損失。
 
 
 
境外公司取得稅籍編號之思維與效益
 
文/精博國際顧問南區主任 黃浩洋
  全球大多數國家加入「共同申報準則(CRS)」的今日,許多企業與金融機構往來時均明顯感受到因CRS而產生的查核機制,其要求各參與國的金融機構,需完成新開戶及既有往來戶之帳戶持有者的所屬稅務管轄國國籍辨識,即凡是CRS的參與國或表態配合國,彼此之間透過協議簽署,就能將各自參與國稅務居民的銀行帳戶資訊進行互換。
  金融機構就CRS進行帳戶資料區分常見的做法為要求帳戶持有者填寫「自我聲明表格」,依照不同身分別表格分為個人、法人、控權人三類,而境外公司會填寫的為法人及控權人二類表格,而控權人表格又屬視公司營業活動可豁免填寫的情況。
  表格當中有一欄須填寫境外公司稅籍編號,部分金融機構會強制要求該欄位必須填寫,不得以公司編號置入且必須提交稅務居民證明,否則將會凍結或限制帳戶功能,這也使得有些本來依照註冊國公司法既無需繳稅也沒有稅籍編號的境外公司面臨無帳戶可用的窘境。
  雖然現今部份註冊國已然修法,在低影響或不影響稅制的情況下開放境外公司可向註冊國申請稅籍編號,除了要額外花費一筆費用外,這些申請了稅籍編號的公司可能未來每年均有向註冊國申報稅負的義務,而這就意味著可能有額外會計師費用支出,企業主如僅是為了符合金融機構的要求而申請稅籍編號其實並不符合成本效益;而另一種方式是境外公司入籍成為非低稅率國家的稅務居民,藉此取得他國稅籍編號及稅務居民身分,但這種方式除非未來全球反避稅嚴格上路,或是能搭配實際營運的市場需求或進出口岸權取得,否則效益可能更低於前者。
  如果閱讀金融機構提供的自我聲明表格,其實可以發現對於稅籍編號,CRS的機制中已納入了並非所有主體均有稅負或稅籍編號的概念,當中對於無稅籍編號的主體是可以選擇填寫無稅籍編號之理由,並提供證明文件完成此表格的,甚至聯合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 也在網站上具體發布了全球各國稅制及主體稅負的相關說明。企業主應注意的是境外公司所具有的免稅特許是基於公司主體的有效性,因此有關註冊國存續查詢以及定期或不定期的工商檢核均應審慎配合,方是確保公司以至於帳戶永續穩定運作之道。
 
 
資產管理型公司操作的注意事項
 
文/精博國際顧問處長 洪于修
  境外公司除了一般商業上的用途,如貿易、海外投資的操作以外,也多有使用在資產管理上的需求,其中一部分的原因是,取決於個人以及公司稅負的規定並不相同,個人在持有資產上在申報綜合所得稅時幾乎無費用可扣抵,而公司則在財報上可列報相關營業費用;另外,公司相較於個人,是一永續存在的個體,不像個人是有限生命體,後續在管理及傳承上較為方便,且可以透過公司股權的安排,達到易於管理或處分資產的好處;再加上境外公司的股東、董事資料不對一般民眾公開,也可以有資料隱密的優勢,因此,普遍存在於「個人資產法人化」,即原有個人持有的資產,變成由公司持有資產,個人則轉為間接持有公司股權的方式,甚至是持有房產以及土地。
  但要注意的是,需要特別注意是否有違實質課稅原則的精神,即納稅義務人以濫用法律形式來不當避稅,國稅局會以「實質經濟關係所生之經濟利益之歸屬與享有」作為課稅依據,其法源為《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規定。
常見資產管理型之公司的操作誤區如下:
  1. 沒有實際支付交易價款:個人將資產轉給公司名下時,彼此之間卻沒有相對應的買賣價金往來,或是股權交易時,買賣雙方沒有支付股權價金,以上都容易有查核風險。
  2. 投資公司無其他投資行為或商業活動:投資公司成立後,若長期沒有任何投資行為,或只有個人移轉資產的股權登記,且上述沒有任何金流,有可能被認定為不當租稅安排。
  3. 投資公司持有資產時,資本額小於被投資產業很多:母公司投資子公司時,一般資本額要大於或等於子公司的資本額才合理,且有些投資公司自有資金不足,還須向股東額外借款,實際上像是資金短暫移轉,不似正常商業行為。
  4. 發放股利的時間與成立時間過近:兩者相近不代表有什麼問題,但如台灣公司已經到了要發放股利之時,股東才去成立投資公司持有股權,則容易被認為濫用法律形式規避股利,且沒有金流則風險更高。
  綜上所述,境內或境外投資公司,雖然是一個普遍的使用用途,但是在洗錢防制規定之下,必須要更加注意容易忽略的地方,才不會因小失大,或落入錯誤的規劃之中,才能真正彰顯其價值。
 
境外公司股權傳承規劃
 
文/精博國際顧問副總經理 蕭志揚
  註冊在免稅或低稅率地區的境外公司(以下簡稱境外公司),向來是許多台商在分散風險、資金調度及國際貿易使用的金融工具之一。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操作,境外公司也累積了一些資產,很多時候是存款,或持有海外實質運作的企業股權,也有一些是金融商品甚或是持有不動產。這時候境外公司就不再是「空殼公司」,而是握有實質資產的公司。
  過去境外公司在登記的時候允許"一人公司"的形式(也就是董事、股東都是同一人,現在有部分註冊地已經不允許一人公司),大部分的使用者為了方便往往登記一人。倘若此人發生了不可抗拒的事件,導致此人突然過世無法簽字,該境外公司所持有的資產便無法處分,此時就必須做股權繼承,讓有權繼承者經由"一定的法律程序"繼承股權,再召開股東會形成決議指定新任董事,該境外公司持有的資產便可再次解凍活用。只是股權繼承所必經的"一定法律程序"涉及到台灣及註冊地的律師選任、兩地法院的法律程序及文件認證、有權繼承人配合度,尤其在各註冊國的盡職審查越趨嚴格下,往往曠日廢時、勞民傷財,甚至有過案例做了2~3年的繼承還無法完成,對家屬在資金稅務處理上,甚至親情爭議上都是煎熬。
  為避免前述境外公司股權繼承冗長的程序甚或無法繼承的風險,建議應正視境外公司股權的規劃,瞭解可預先安排的作法,讓現任的股東董事透過制度與架構的事先安排,達成境外公司永續經營的目的。切勿聽信境外公司是紙上公司似是而非、不專業且不負責任的觀念,再次影響"它"的法律有效性,進而影響資產的合法持有問題,早期如:找人頭、預先做好轉讓文件、聯合持股等錯誤的作法,會讓資產傳承蒙上不可預知的風險。
 
 
 
CRS規範之下,境外資金的困境與因應
               
文/精博國際顧問中區經理 何仁欣
  因應世界反避稅風潮下我國也制定相關法令,國人及企業需檢視其跨國布局的投資架構與稅務規劃,就「共同帳戶申報準則(CRS)」規範,應如何規劃境外資金,說明如下:
一. 境外資金種類
  境外資金指存放於境外金融機構(包含OBU帳戶)的資金,尚包括廣義的境外資產,如境外公司股權、不動產等其他資產。
二. 境外資金所存放地點
  國人依統計目前境外資金存放地點包括有中國大陸、新加坡及第三地公司所設立之OBU帳戶中。
三. 境外資金來源
  (1)從境內所匯出之本金
  (2)此本金於境外操作金融商品所獲孳息或資本利得
  (3)境外勞務提供之報酬
  (4)境外貿易利得及境外股權投資利得及盈餘分配等

  在CRS施行下境外資金所面臨之困境,將令多數境外資金(帳戶)在資訊交換之下致其透明度大增,進而造成其實際資金擁有者(受益人)、營運地點、資金來源、資金之合法性而受到關注,使境外資金之流動性及其運用方便性空間受到很大的壓縮,影響境外資金之稅務規劃難度,甚而造成稅務風險及其成本。
  我國將於2020年起施行CRS,並將預計於109年9月進行首次資料交換,由於我國人所持有之境外資金有其形成之歷史背景,主管機關為協助解決此一問題亦另公告施行「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該法明訂相關引導境外資金回國之規範,此法自108年8月15日起實施,依此法一來可免除境外資金來源之相關歷史背景資料說明及資料提供,二來簡化境外資金匯回申請程序,並在資金匯回第一年內提供8%、第二年內提供10%之優惠稅率獎勵境外資金匯回,在此優惠獎勵之時間內,持有境外資金之國人企業可依循此一辦法,規劃安排境外資金匯回,以因應境外帳戶在愈趨透明趨勢下,降低境外資金所造成之稅務風險及資金運用困境。(註:目前與我國訂CRS資訊交換國家有:日本、澳洲)
  
 
 
台商應關注大陸新外商投資法的哪些新規
 
文/精博國際顧問執行副總 陳冠辰
  外商投資法與其實施條例於今年1月1日起實行,自1979年起頒布的外資三法(中外合資企業法、外資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再過度五年後於2025年將邁入歷史,此中新外商投資法與原外資三法有哪些差異?除了強化對外商企業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與提高外商對技術移轉的自主管理,開放外商公平參與政府採購競爭外,台商企業還應關注哪些修正?本文試分析參考如下:
  1. 今年起不在有所謂外商三資的中外合資或合作企業概念,一律統稱為外商投資企業;
  2. 企業最高權力機構回歸公司法規定以股東會為主:在2020年之前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依中外合資企業法的規定公司最高權力機構在董事會,因此不論中方在合資企業中占有多少股權,中方至少都會有一席董事,且依合資法規定公司的幾項重大決定尚須出席董事一致同意通過後才能執行(中外合作企業也有類似狀況,視合作協議內容而定),則有可能形成中方股權少卻因擁有一席董事權而影響某些運作,故在此新的外商投資法後,若是台商在原中外合資或中外合作企業營運型態占比多數股權,則要考量是否盡快修改章程,將原來中外合資企業法規定的最高權力機構董事會調整為股東會,如此較能保障自己權益,也要利用外商投資法的開放,作好公司營運相關的新約定,當然,若有新進台商要採取中外合資企業型態著,要善用此新的開放;
  3. 新法開放了以內地自然人身分參與中外合資企業設立:內地自然人可與外商投資者共同成立中外合資型態的外商投資企業,打破早期為保護內地自然人的風險承受,不准參與中外合資企業設立的限制,相對提高了中外雙方合作者的彈性布局與選擇;
  4. 對外商投資企業採取更高的訊息申報要求:2017年逐步完善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已成為所有大陸境內企業的工商申報主體窗口,企業的經營及信用訊息亦由此對外公示,外商投資法第34條規定外商必須在每年6月30日前完成「多報合一」的訊息申報,申報又分初始報告、變更報告、註銷報告、年度報告等四類,未完成或申報有誤者在逾期不改正下會處以人民幣十萬以上五十萬以下的罰則,而此系統訊息將投向各個政府部門以供查詢,故建議台商企業要盡快瞭解應申報內容;
  5. 擴大外商對人民幣的使用空間:依據該法第二十條,開放外商投資者的年度盈餘股利或股權轉讓所得款、清算所得等等,在完稅後予以人民幣直接匯出(但仍須向外匯管理局申請),不須再有轉換美金等匯損或銀行美元額度的限制,對外商而言方便又快速!
  6. 再次此明確外企工會成立要求:該法第八條明確要求外商投資企業職工依法建立工會組織,且外企必須對工會提供必要的活動條件,此對多數外商長久來迴避工會組織的設立,在未來將帶來一定程度的管理挑戰
  7. 外商可公平競爭參與政府採購活動—但此點在實務執行上,可能仍有部份難點有待努力突破;
  8. 正式授權縣級以上地方政府依法、依規可以制定促進外商投資便利化政策;
  9. 擴大外商投資企業依法通過公開發行股票、公司債券等證券和其他方式進行融資,但要享受此點之台商企業,則建議要先對公司帳務作好規範的調整,才能因應融資前的申請審查。
  因此,建議台商朋友仍需仔細瞭解新外商投資法及其實施條例的規定,以作好有利於自身企業的調整!
 
 
 

 

 

 
 
無標題文件
 
   
 
==== 聲明事項 ====
  《精博國際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本公司)提供之各項資訊,其目的在於提供使用者一便利查詢有關利用境外公司各項投資資訊之管道。本公司所提供之資料僅為參考,其正確內容,以各主管機關所公布之資料為準。本公司就使用者利用本網站之資訊所致之一切法律上之不利益或問題,不負任何擔保責任。非經本公司正式書面同意,不得下載、複製本網站資料以為他用。